(八)賣卡片的小女孩

 

  雪花紛飛,似鵝毛似飛絮,豐年好大雪。

 

  凜冽的北風呼嘯,小胎胎穿著破舊的小紅斗篷,瑟縮在傳統市場一角,哀怨地唱著乞食調仔蓮花落──

 

  有量啊~頭家啊~來疼痛欸~疼痛著阮啊~歹命的人嘿~~

  好心啊~阿嬸啊~來助贊欸~助讚著阮啊~沒money的人嘿~~

  有量啊~頭家啊~來買卡片欸~~

  保證手工製作愛心卡片嘿~~

 

  這個小小的攤位除了販賣小胎胎自製的手工卡片之外,還兼賣木瓜苗及馬鈴薯。馬鈴薯裝在垃圾桶裡,一桶25公斤,桶子上還倒貼著一張寫著「滿」字的紅紙。

 

  攤子上方架著一台造雪機,正嘩啦嘩啦下著白茫茫的大雪。這台機器是小胎胎向一位做電影道具的朋友借的,上次她借了一台「閃電打雷龍捲風製造機」將仇敵嚴家肥姊弟嚇得屁滾尿流,簡直好玩得不得了,於是這次擺攤又特地借來「豐年好大雪製造機」希望能夠營造出寒冬悲情的fu,刺激更多買氣。

 

  小胎胎收養的黃金尋回犬Lucky乖巧地趴在主人身邊,陪著她一起在寒風中做生意。卡片攤左邊是個賣魚的,不時飄來陣陣魚腥味;右邊則是個賣現宰雞肉的,一籠籠待宰雞隻咯咯叫不停,拉了滿地屎,雞毛與屎味齊飛。

 

  如此環境顯然不甚舒適理想,然而自幼即艱苦卓絕的小胎胎卻不以為意,因為對她來說,設法賺更多錢纔是人生第一要務。

 

市場裡人聲鼎沸,熱鬧喧囂,小販們的吆喝聲此起彼落,個個使出渾身解數努力叫賣。不一會兒,便有人被這個飄著雪的小攤子吸引過來。

 

 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爺爺,十分心疼這個小女孩小小年紀就得擺攤營生,慈祥地開口問道:「小姑娘,這卡片怎麼賣啊?」

 

  「一張三百,兩張五百。」小胎胎答道,邊擤著鼻涕。

 

  「啥?這麼貴?」老爺爺一愕,倏地瞪大雙眼。

 

  「唉唷,手工卡片本來就很貴咩,而且您瞧瞧這上頭黏了那麼多水鑽蝴蝶結鈕釦花朵緞帶,這種高難度的卡片沒有天份的人是做不來的,只有像我這種品味絕倫的天纔兒童纔辦得到,賣這個價錢已經是成本價了……」小胎胎摩擦著小手呵氣取暖,粉嫩的臉頰凍得紅撲撲,嗲聲訴苦道:「我爹一個月薪水纔四百,還得拿一半給我爺爺,我娘偶爾替人修指甲賺點錢貼補家用,家裡窮到用便當盒蓋煎蛋,連雙新鞋都買不起,我和我爹還得輪流去賒米纔有飯喫,如果再賺不到錢,我爹就要把我送給他朋友的同性戀兒子當童養媳了……我的命好苦啊,懇求老爺爺您行行好,可憐可憐我吧……」

 

  「唉……也罷,看在妳的命比苦瓜還苦的份上,我就買兩張當作是『冬令救濟』吧。」老爺爺輕嘆口氣,無奈地掏腰包。

 

  於是,小胎胎今天的第一筆生意就這麼順利成交。

 

  接著,又來了位大媽,拿起馬鈴薯問道:「小妹仔,這個馬鈴薯一斤多少?」

 

  「一粒一百。」小胎胎答道。

 

  「蝦米!驚死人,啊妳是土匪唷?!」

 

  「那是我從法國進口的頂級有機馬鈴薯,歐洲的皇親貴族都是喫這個養顏美容、開運補血的。」小胎胎墊起腳尖附在大媽耳邊,神秘兮兮地說道:「偷偷告訴妳一個秘密窩,這個馬鈴薯的『藥效』比威而剛還猛,只要給妳老公喫下去,保證讓他對妳愛愛愛……不完,一夜七次也不嫌多!」

 

  「是喔,這麼神奇喔?」大媽眼睛一亮,驚喜萬分。

 

  「當然囉,小孩子是不會說謊的,妳看我長得這麼可愛像是會說謊的樣子嗎?」小胎胎眨著無辜的大眼睛。

 

  「好吧好吧,給我包五粒,嘻嘻!」大媽眉開眼笑。

 

  「謝謝大媽!」小胎胎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。

 

  反正這個攤子只擺一天,明天她就要回學校上課了,大媽的老公就算喫了馬鈴薯還是硬不起來,也不關她的事。呵呵!

 

  接著一位中年大叔悠哉地踱步到卡片攤前,觀察半晌,開口問道:「這個木瓜苗怎麼賣?」

 

  「一株三百五,三株一千」小胎胎答道。

 

  「他x的,妳當老子是白痴啊?這一株賣三十五,老子都嫌貴!」大叔破口大罵。

 

  「大叔啊大叔,您先別生氣,請您聽我慢慢道來──」小胎胎淚光閃閃,面露哀悽說道:「您有所不知,這不是普通的木瓜苗,這是替我家狗狗Lucky籌錢義賣的『愛心木瓜苗』,Lucky得了狗狗的不治之症,必須去台北看名醫接受治療,醫藥費真是天殺的貴啊!我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……」

 

  「是嗎?這隻狗看起來挺好的嘛……」大叔狐疑地瞄著眼前的大肥狗。

 

  「牠只是外表看起來很健康,其實身體非常虛弱,動不動就會昏倒,啊!牠這會兒突然又不行了──」小胎胎偷偷打手勢做暗號,受過專業訓練的Lucky立馬倒地裝死。「Lucky,噢,Lucky,你不能死,求求你不要丟下我,我們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,就像親姊弟一樣,你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,咚帶~~咚帶~~~~」小胎胎緊抱著Lucky傷心哭喊。

 

  大叔見狀忽地鼻頭一酸,憐憫之心油然而生。想當年,他的愛犬小黑走的時候,他也是傷心難過得茶不思飯不想,整整哭了三天三夜,這種「人狗永隔」的傷痛,他比誰都能體會啊!

 

  他拭去眼角的一滴淚,悵然嘆道:「那我就買三株吧,等妳籌到錢就快點帶牠就醫,千萬別延誤治療。」

 

  「多謝大叔,大叔這麼好心,希望老天爺能讓您中樂透頭彩。」小胎胎感恩不已。等大叔離開後,Lucky又立馬生龍活虎地活過來。

 

  如此這般,憑著一張騙死人不償命的油嘴滑舌,小胎胎的攤子生意興隆,業績長紅,很快便賺進大把鈔票。

 

  不料,就在她忙著數錢的時候,攤子前突然出現兩個小流氓,凶神惡煞地瞪著她,斥道:「幹!死小孩,看到大尾鱸鰻來了,還不趕快乖乖奉上保護費!」他們身穿花襯衫腳趿著藍白拖,手臂露出刺青,臉上還有猙獰的刀疤,一付來者不善的模樣。

 

  小胎胎驀地一驚,死抱著錢不放,回嗆道:「啐!做夢!去你x的小鸚鵡駛鈴木小吉普車去墾丁玩螢火蟲霹靂啪啦霹靂啪啦……碰碰碰!」

 

  「x妳x,小小年紀滿口髒話,妳這個恰北北是在找死!」小流氓動手將攤子掀翻,將垃圾桶踢倒,卡片馬鈴薯木瓜苗凌亂的散落一地。

 

  嗶嗶嗶嗶嗶嗶……

 

  警察據報及時趕到,小流氓聞聲慌忙落跑,只留下小胎胎蹲在滿目瘡痍的攤子邊哭泣──

 

  「哇歹命喔~咿咿呀喔喔呀~咿呀咿呀喔喔呀~~家裡米缸沒米唷~餓得剩下皮包骨唷~~嗚嗚嗚~為什麼老天爺要欺負我~為什麼老天爺要欺負我~~~~」她緊緊抱著Lucky(此時又呈現假死狀態)哭得聲嘶力竭,悲情的模樣令在場圍觀的群眾無一不動容。

 

  「小朋友,快別哭,這些剩下的貨就由大家捐錢統統買下吧!」群眾裡有人提議道,眾人跟著附和。於是大家紛紛慷慨解囊,資助可憐的小胎胎。

 

  「多謝各位爺爺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嬸嬸……您們的大恩大德,小胎胎我永誌難忘。」她朝眾人一拜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。

 

  過了半晌,人潮逐漸散去,小胎胎也收拾好攤子準備打道回府。她摸摸Lucky的頭(此時再度死而復生),嘴角泛起一抹狡猾的奸笑。

 

  嘿嘿!做生意誰不會耍心機?她年紀小不代表就不腹黑。

 

  那兩個小流氓其實是眷村鄰居的哥哥們,她特地找他們來當「臨演」,並且說好以幫他們寫情書追校花做為報酬。

 

  只求業績比天高,管他業障比海深──這是她自始至終不變的座右銘。

 

  漫天大雪終於停了,小胎胎這個小奸商開心地哼著歌,牽著Lucky滿載而歸

 

 

瑪奇朵時間:

1.關於台式蓮花落──乞食調仔,我是參考小氣豬提供的教學,找到江蕙(一個紅蛋)專輯的版本(葉俊麟詞,陳秋霖譜)再加以改編,如有錯誤歡迎指正,另外也在此向小氣豬致謝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吉妮 的頭像
小吉妮

天使與惡魔

小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