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七)墾丁遊記

 

  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螢火蟲,飛在菊花上放光明,反正我也沒有要你們信,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螢火蟲。

 

  時間回到1998年(抑或是19995月),胎胎和多西在高雄酒吧初次邂逅即一見鍾情,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共赴巫山雲雨,一同解開那大紅丁字褲下所隱藏的秘密。

 

  事後,多西帶著胎胎去他常去的那家阿公店老查某冰果室,抽煙喝酒欣賞「螢火蟲」表演。當然囉,小氣巴拉的多西只會出張嘴哄女人開心,期間所有的花費都是由胎胎這個「好用」的台灣女人,噢不,是加拿大女人買單。

 

  徹夜狂歡之後,精力充沛的兩人顯然意猶未盡,於是,胎胎便提議去她最喜愛的墾丁海邊遊玩。

 

  「美人魚是屬於大海的,每天在補習班被文藻那群賤人看不順眼,搞得林北心情好鬱悶,好想去海邊曬曬太陽游游泳,一吐林北心中的怨氣鳥氣骯髒氣。」胎胎嘟起嘴嬌嗔道,最近她忍耐那群人已經忍得臉色發紫,生出大頸泡來了。

 

  「可是……我跟台中的台灣女友今天有約……」多西顯得有些猶豫不決。兩隻手不安分地在胎胎宛如杯子蛋糕般的小屁屁上摸來摸去、捏來捏去。

 

  「忘了她吧,立馬甩了那個魯舍,林北保證這個世界上除了林北之外,沒有任何女人可以將你伺候得更周到、更爽快。」胎胎用眼神對多西「下蠱」,迷得多西欲死欲仙。

 

  「嗚……好可怕的婊子,妳對我下了什麼蠱?」多西難以抵擋地呻吟起來,直想再度將她噗倒,跟她生第四……噢不,抱歉搞錯了,是跟她再度一同探索那大紅丁字褲下的秘密。

 

  就這樣,薄情寡義的多西毅然甩了原本的台灣女友,投向新歡胎胎的懷抱。

 

  於是,胎胎歡天喜地的開著三克拉鑽石男送給她的小吉普車,載著多西朝美麗的國境之南出發。

 

  一路上,他們開懷地迎風高唱2008年上映的海角七號主題曲──

 

  當天是空的,地是乾的,我要為你倒進狂熱,讓你瘋狂讓你渴,讓全世界知道你是我的。世界末日就儘管來吧,我會繼續無樂不作,不會浪費愛你的快樂,當夢的天行者,要快樂……

 

  行經恆春古鎮,胎胎帶多西去參觀阿嘉的家,不過由於上樓拍照要收五十元清潔費,小氣多西當然不肯付,而胎胎支氣管不好爬太陡的樓梯會氣喘,所以兩人就只在門口留影沒有進去。

 

  接著,胎胎又帶多西去喫她最愛喫的恆春名產──夏蟲冰──噢不,抱歉又搞錯了,是綠豆蒜。兩人邊喫冰邊喇舌調情,看得綠豆蒜老伯及其他遊客直呼噁心。後來光喫冰不夠,又去買了小杜包子解饞。小杜包子很貴但是滿大一顆,就跟胎胎豐滿的胸部一樣,讓多西垂涎欲滴。

 

  離開恆春,他們來到拍攝海角七號和少年Pi的景點白砂,在沙灘上跑來跑去互相追逐。

 

  多西舉起雙手,迭聲呼喊道:「紫薇,噢,摯愛的紫薇,妳這折磨人的小東西,求求妳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……」

 

胎胎哀怨地嘆道:「爾康,噢,摯愛的爾康,我是那麼那麼那麼的愛你,你卻是如此如此如此的小氣,但是我還是離不開你,永遠永遠永遠都離不開你……」咚一聲投入多西懷抱。

 

多西&胎胎合唱:你是風兒我是沙,纏纏綿綿繞天涯……你是風兒我是沙,纏纏綿綿繞天涯……

 

  (謎之音:無奈,神秘組織最近盯得太緊,導致胎胎無法再使用亦舒梗,這段只好改用「瓊瑤梗」來代替。)

 

  風兒與沙的偶像劇歹戲拖棚演不完,連少年Pi的老虎李查派克都恨不得重回人間,將這對賤人撕個粉碎。

 

  終於,一個念頭忽地閃入胎胎腦海中──她突然好想好想好想去佳樂水看夕陽喔!

 

  雖然神秘組織的人說,佳樂水在台灣東邊,只有海上日出,沒有海上夕陽,但是憑她那無敵奇幻魔法,只要隨便按幾個鍵就可以讓地球倒著轉,完全不成問題。

 

  於是他們便駛著小吉普車趕往佳樂水,途中還看到幾隻陸龜及小鸚鵡等大自然中的小動物,以及一個寫著「小心!珠雞出沒」的警示牌。

 

  到達目的地後,胎胎換上一件白色襯衫,裡面光溜溜什麼都沒穿,海風將襯衫吹得鼓鼓脹脹,性感誘人的模樣讓多西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。

 

  「噢,畢取畢取畢取……好一個舉世無雙的畢取啊!」他不住地讚嘆道。

 

  胎胎游入海中,白色襯衫濕透,美妙的胴體若隱若現,像隻美人魚般誘惑著多西。於是,兩人再度禁不住慾火焚身,在夕陽下緊緊相擁纏綿起來。

 

  良久,夜幕降臨,一彎明月照天涯,滿天星星亮晶晶。

 

  離開佳樂水,情意繾綣的兩人來到今天的最後一個景點──出火。

 

  (謎之音:出火的由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孤狗一下,總之就是地下有天然氣可以點火。)

 

  許多年輕男女圍著那一簇簇神奇的火焰嬉笑玩樂,還有人在上頭烤雞蛋烤地瓜烤玉米及爆米花。胎胎向一旁的小販買了一堆仙女棒及沖天炮來玩,此時她已經換上一套卡文克萊紅色小比基尼,肌膚曬成美麗的金棕色,完美的身材霎時攫走眾人的目光。

 

  胎胎將仙女棒點著,和多西再度互相追逐嬉戲,兩人愈玩愈high愈玩愈high,多西一個興奮過頭將一支仙女棒插入胎胎的小菊花中。「快用小屁屁寫我的名字吧!畢取畢取畢取……我要看我的名字像螢火蟲一樣,一閃一閃亮晶晶!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他咧嘴大笑。

 

  「幹!死老頭,居然敢偷襲林北,林北一定要加倍奉還!」胎胎不甘示弱拿起兩支仙女棒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插入多西的菊花,說道:「要寫大家一起寫,林北也要看到自己的名字像螢火蟲一樣,一閃一閃亮晶晶!」

 

  周圍的年輕人看到他們的瘋狂舉動,也跟著瞎起鬨,興奮地齊聲歡呼,高喊加油。

 

  有了啦啦隊的激勵,胎胎和多西頓時玩性大發,兩人開始比起賽來。

 

  「c—r—y—s—t—a—l--」多西扭動著臀部,在空中畫著英文字母。

 

  「h—e—r—v--e」胎胎不遑多讓,速度也挺快。

 

  寫不過癮,兩人又互相在對方的小菊花插入更多仙女棒比賽寫髒話,寫啊寫,寫啊寫,最後,仙女棒用完了,多西便拿起沖天炮準備點火──

 

  「慢著!」胎胎連忙阻止道:「林北最怕爆炸聲,萬一小菊花被炸爛就慘了!」

 

  「膽小鬼,怕什麼?妳不是聽力受損聽不清楚嗎?」多西不以為意,逕自將沖天炮點燃。

 

  「哇啊!救命啊!」胎胎慌張地想逃跑,卻膝蓋發軟跌倒在地,手中一大把沖天炮轟一聲全部瞬間點燃。

 

  霹靂啪啦霹靂啪啦霹靂啪啦……

 

  炮火像蜂群般亂竄,現場宛若鹽水蜂炮般煙硝瀰漫,眾人尖叫的尖叫躲的躲逃的逃亂成一片,原本的歡樂霎時變成災難。

 

  當然,最慘的就屬胎胎和多西──胎胎的小比基尼脫落了,人字拖的「人」也壞了,頭髮變成了爆炸頭,而多西的啤酒肚則被炸了兩個洞,禿頭也變得更禿,簡直慘不忍睹……

 

  就這樣,兩人的墾丁之旅在一連串爆炸聲中轟然畫下句點,喧鬧過後,夜晚的墾丁終於得以恢復平靜。

 

  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螢火蟲,霹靂啪啦響不停,反正我也沒有要你們信,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螢火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吉妮 的頭像
小吉妮

天使與惡魔

小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