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六)夜半琴聲

 
  凌晨三點半,月光光心慌慌,如泣如訴的小提琴聲在風中迴響。


  胎胎佇立在陽台上,思念著她最心愛的多西──這個全世界最幽默最性感最癡情最小氣兼最不要臉的爛龜公。


  多西又出差了,聽不到他一迭聲的叫她畢取畢取畢取……就讓人全身發癢輾轉難眠。無奈起身,索性奏起小提琴,將心中的思念化為串串音符,寄託夜風傳送到多西耳邊。


  拉,用力拉,拼命拉,我拉拉拉拉拉……


  爽,真正爽,超級爽,我爽爽爽爽爽……


  這種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上的行為,總是會帶給她某種莫名的快感,彷彿……她這輩子就是為了被別人看不順眼而生的,仇視她的人愈多,她就覺得愈爽……


  她爽歪歪地自拉自唱,尖銳的娃娃音和小提琴聲「琴瑟和鳴」,動人心魄的海豚音連月亮都驚嚇得直發抖──

 

  孤夜無伴守燈下,冷風對面吹,十七八歲沒出嫁,想到少年家,果然標緻面目白,誰家人子弟……拉拉拉……你髮如雪,淒美了離別,我焚香感動了誰,邀明月,讓回憶皎潔,愛在月光下完美……

 

  (謎之音:我只是引用望春風和髮如雪的歌詞,我沒有抄襲。)


  
  十分鐘後,一聲暴怒的斥喝聲陡地響起──


  「幹!誰三更半夜在殺豬啊?他x的,當心老子宰了你!」


  對面的印度先生終於忍無可忍,朝著胎胎家陽台破口大罵。


  樂聲暫歇,胎胎放下手中的琴,嘴角勾起一抹陰惻惻的微笑,接著從容的從虛空之中招喚出一把AK-47自動步槍,舉起槍,噠噠噠噠噠……一陣瘋狂掃射,將那位不識相的小白轟成蜂窩。


  「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,誰敢惹我,我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!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
  胎胎狂妄地大笑,儼然威風凜凜不可一世。


  最近這個社區的房價暴跌,住戶紛紛搬離,不過胎胎拒絕承認此事與她有關,並且堅決狡辯所有針對她的指控,全是他人惡意栽贓抹黑,她幼承庭訓受淑女教育,絕無可能做出任何傷風敗德之事。


  笑畢,胎胎全身筋骨舒暢,愉快地回房打開心愛的蘋果電腦,開始每日例行的狂按F5神秘組織巡田水活動。


  前幾天她故意將印度遊的照片「忘記上鎖」,讓多西和三小的近照曝光,果然在神秘組織那群閒人間造成騷動,成功轉移她們的注意力,暫停抓蟲洞抄襲。


  (謎之音:有嗎?這位大嬸妳高興得太早了吧?)


  沒辦法,雖然她號稱將家人視為珍寶,但是必要的時候,還是會將他們推上火線以求自保。所謂人不自私天誅地滅;死道友,不死貧道,喫喫纔纔咩咩齁齁窩窩乎……被逼急的時候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。


  胎胎邊審視組織的留言邊喃喃自語:「嘖,這群愚蠢的魯舍怎麼罵來罵去就是那幾句,一點新意都沒有,好無聊啊……林北要不要幫小糖果梳頭干她們屁事?法國女孩本來就是崇尚自然喜歡披頭散髮咩,不懂還裝懂,呿!還有小痞子體重超重又與她們何干?還多管閒事要林北注意小孩的飲食……哼!法國人連放屁都是香的,林北就是愛聞法國人的屎味,快來嫉妒我呀!林北就是愛炫耀法國種,妳們能怎樣怎樣怎樣……」


  搖擺半晌,胎胎發了個新噗,將昨天在香蕉樹下喫早餐的照片上傳。不一會兒,便有噗友回應──


  (鐵粉A:米粉好好喫窩,老闆娘萬歲!)


  (鐵粉B:雖然看起來很髒,但是還是很好喫窩,老闆娘萬歲!)


  (鐵粉C:雖然筷子發霉了,但是還是很好喫窩,老闆娘萬歲!)


  (鐵粉D:雖然周圍全是垃圾,但是還是很好喫窩,老闆娘萬歲!)


  ……


  河道上一遍祥和,眾人均讚賞有加,胎胎得意地點點頭,決定來為大家說一個關於香蕉林女鬼的故事──


(胎胎:很久很久以前,當我還住在高雄鳳山某個眷村的隔壁的小屋的隔壁的樓房的時候,附近有一片香蕉林。傳說,香蕉林裡有個女鬼,每到月黑風高的夜晚,就會出來抓交替……)


  胎胎說得正起勁,河道上卻突然出現「不和諧」的聲音──


  (勇者:抄嬸妳別再說謊啦,高雄鳳山的那個眷村附近根本沒有香蕉林。)


  (勇者:而且妳的加拿大留學生活和華麗麗的期貨人生全是唬爛造假。)


  (勇者:不要老是拿自己的亡父亡母當擋箭牌,自己的錯誤要自己承擔。)


  ……


  靠北!居然有不怕死的傢伙跑來踢館,難道是活得不耐煩了?!


  胎胎驀地大喫一驚,全身細胞立馬進入一級警備狀態。她深吸口氣,要求自己冷靜下來,盡全力忍耐再忍耐。如果是以前,她一定會按捺不住,瘋狂問候這位網路小白的祖宗十八代及寵物車子房子椅子……但是現在,她、偏、不!


  她早就學聰明了,遇到網路小白上門挑釁,只要偷偷躲在一旁看熱鬧就好,其餘的事就交給鐵粉們來解決即可。


  於是她故做鎮定,輕描淡寫回道:(夏蟲不可語冰,自己沒經歷過的事就說不可能,林北才懶得跟妳們這種魯舍計較。)


  (勇者:我就算沒經歷過也知道爸爸不可能死兩次。)


  (胎胎:那是妳們自己眼睛脫窗看錯,奉勸妳們快去配付老花眼鏡。)


  (勇者:我也知道去加拿大讀書只能拿學生簽證,不能順便辦移民。)


  (胎胎:加拿大情報局局長是我乾爹,反正我也沒有要妳信。)


  (勇者:台灣期貨交易所營業員執照1998年才開放報考,妳卻1991年就考取。)


  (胎胎:林北是天才兒童可以穿越時空,怎樣?嫉妒嗎?)


  (勇者:果然是恬不知恥,睜眼說瞎話的高手。)


  (胎胎:哼!沒空理妳,林北要來去掃廁所了,妳如果閒閒沒事做就繼續跟林北的鐵粉們抬槓吧!)


  於是乎,胎胎就這麼消失在螢幕前,至於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。


  如此這般,現場只剩下勇者和鐵粉對峙。


  (鐵粉A:妳們為什麼要對一個可憐的孤女窮追猛打?她是個孤兒耶!而且長得好美好美,腰細臀豐腿長無盡頭,號稱東方裘莉,妳們怎麼忍心對一個纖纖弱女子如此殘忍?)


  (鐵粉B:對呀,她只是習慣性引用不當而已,又沒有抄襲,啊不然周杰倫唱髮如雪我也可以告他抄襲紅樓夢,因為都有用到『雪』這個字。)


  (鐵粉C:對呀,胎胎現在每天都是一團歡喜笑嘻嘻,妳們為什麼還要看她不順眼咧?)


  (鐵粉D:對呀,妳們哪兒來那麼多閒錢去買yahoo奇摩關鍵字咧?)


  (勇者:《翻白眼》呼,真受不了,算了,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,我也要走了。)


  (鐵粉ABCDEFG……:慢著!)


  (勇者:幹嘛?)


  (鐵粉ABCDEFG……:妳有胎胎的書嗎?借一本來給我們翻翻看吧!)


  (勇者:拜託,妳們不是號稱鐵粉嗎?怎麼都沒有買胎胎的書咧?妳們這樣對得起胎胎嗎?)


  (鐵粉ABCDEFG……:啊就……號稱鐵粉跟有沒有買書是兩碼子事咩!)


  (勇者:算了,借妳們一人一本,看完記得還我。)


  (鐵粉ABCDEFG……:多謝勇者,慢走不送。)


  就這樣,踢館風波到此告一段落,河道上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。唯一不平靜的,只有假裝去掃廁所,其實一直守在電腦前的胎胎。


  「可惡,沒買林北的書還敢宣稱是林北的鐵粉,小心林北秋後算帳把妳們統統打入黑牢!」她氣得推老花眼鏡的手指直發抖。


  不行,她嚥不下這口氣,她一定要找個宣洩的出口。


  於是乎,胎胎拿起小提琴朝陽台走去,夜半琴聲,再度響起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吉妮 的頭像
小吉妮

天使與惡魔

小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