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四)夫妻有聊對話:龜公與婊子


  多西阿伯坐在社區游泳池畔的椅子上,一邊把玩著朋友送的GPS,一邊盯著在兒童池游泳嬉戲的三小。


  假日的泳池裡人滿為患十分熱鬧,就連小泰山剛剛偷拉了一坨屎也沒人注意,大家仍然嘻嘻哈哈玩得好開心。正所謂無知就是幸福,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反而比較快樂,由此看來,信焉。


  過了半晌,多西覺得有點口乾舌燥,於是拿起隨身攜帶的搖鈴搖了搖──


  噹噹噹噹噹噹……


  一團龐大的黑色煙霧倏地出現,整個泳池瞬間籠罩在一股莫名的歡喜之中。


  風情萬種、傾國傾城的水果夫人胎胎翩然現身,一出場便緊緊攫住在場所有男士的目光。那一道道饑渴的、具有侵略性的目光死命糾纏著她,彷彿要穿透她的一身黑衣,與她那豐滿細緻的雪白胴體盡情纏綿,直到永遠……


  「幹,女人,還杵在那兒幹嘛?快點把啤酒拿過來──」多西撇著嘴,厲聲命令道。這個賤貨就是喜歡賣弄風騷,連下樓來替老公送瓶啤酒都不安分。


  「爛龜公,x你娘的小鸚鵡小吉普車,整天耍白癡又小氣摳門得要死,連個冷氣都不准人家開,害人家熱得全身出油像根老油條似的,真是討厭死了……可是……可是人家還是好愛好愛你窩,怎麼辦?」胎胎一屁股坐在多西大腿上,像隻貓咪似的撒嬌磨蹭。


  「臭婊子,幹你x的驢子屁股,又老又肥又醜,連個水煮蛋都煮不好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也好愛好愛妳窩,沒有什麼怎麼辦,用力來給她親下去就對了!」多西將她的臉扳向自己,賞她一個激情火辣的法式舌吻。


  啵啵啵啵啵啵……畢取畢取畢取……齁齁齁齁齁齁……


  噁……社區裡的太太們紛紛撇過頭去,臉上佈滿嫌惡的表情。


  這對噁心巴拉的驚世夫妻是本社區道德重整委員會的公敵,三不五時就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上演兒童不宜的限制級戲碼,輕佻又猥瑣的行徑令委員會的諸位委員深感不滿。


  尤其是她們的會長──正義魔人──日本太太友子,早在N年前就因為女兒小千尋遭胎胎率眾排擠罷凌事件,而與胎胎撕破臉鬧翻。近日又因為胎胎使出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,搶了小千尋即將到手的纔藝美少女第一名而仇上加仇。


  現在友子太太和珠雞胎胎不和的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、人盡皆知,友子太太甚至於連日本人最重視的「表面上的禮貌」都不顧,遇到胎胎連聲招呼都不打,完全當她是空氣。


  然而樹不要皮必死無疑;人不要臉天下無敵,無論大家再怎麼用鄙視唾棄的眼光猛瞪這對賤人,他們依然旁若無人地公然調情,狠狠地將禮義廉恥四個大字踩在腳下。


  數分鐘後,龜公和婊子終於結束令人窒息的長吻,兩人臉紅心跳地喘著氣。


  多西拿起啤酒,咕嚕咕嚕灌下一大口,氣喘吁吁說道:「呼呼呼……死畢取,果然是賤人中的極品,騷貨界的紅牌,害老子整個慾火焚身,直想現在就把妳撲倒跟妳生第四……」


  (謎之聲:STOP!多西阿伯偶警告你喔,你敢再提這個話題給偶試試看,偶現在就把你的戲份全刪囉!)


  多西於是立刻轉移話題,說道:「賤婊子,妳剛剛在樓上忙什麼?廁所刷乾淨了沒?」


  胎胎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,撥撥弄亂的頭髮。「爛青蛙,早就刷乾淨了,保證香噴噴亮晶晶絕對沒有你早上拉屎拉的綠咖哩味。」


  多西:「幹得好,不愧為命中注定掃廁所的奴才。」又灌下一大口啤酒。


  胎胎:「既然掃廁所是我的宿命,我就坦然接受。」


  多西:「讚!老子就是欣賞妳這種能屈能伸的性格。咱們結婚都十多年了,至今妳仍然是我眼中的蘋果,是我生命中的玫瑰。」


  胎胎:「可是神秘組織的人說,我們的恩愛全都是作戲,還說你根本就不愛我,只是把我當成洩慾工具和免費女傭罷了。」


  多西:「真的?那群沒人愛的滯銷商品還真會說實話……」


  胎胎:「你說什麼?」


  多西:「沒什麼,我的意思是說,那群沒人愛的滯銷商品怎麼那麼閒啊?為什麼整天喫飽撐著老在管我們家閒事,連我們喫什麼飯拉什麼屎都要管?」


  胎胎:「就是說咩,她們還說,我們的夫妻對話沒營養兼沒衛生,毫無意義又亂七八糟,老在那龜公和婊子的喊來喊去,一整個肉麻當有趣,沒知識沒水準沒內涵,簡直下流噁心到了極點……」


  多西:「屁,全是屁!」


  胎胎:「就是說咩,龜公和婊子這兩個關鍵字就像『春藥』一樣,我每次一聽到你喊我婊子就會興奮莫名,瞬間達到高潮,這種至高無上的夫妻閨房情趣,哪是那群欠滋潤的魯舍能懂的?她們一定是嫉妒我,才會老是看我不順眼!」


  多西:「沒錯,想來想去還是婊子這個稱呼最適合妳,我一出差妳就空床難獨守做起『一樓一鳳』的青樓怨婦生意,這不是婊子是什麼?」


  胎胎:「還說咧,龜公這個稱呼也最適合你呀!」


  多西:「我是香草冰淇淋陽光美少年~~」


  胎胎:「什麼美少年,我看是禿頭啤酒肚的毛毛色老頭!」


  多西:「色老頭?我如果不色的話,妳哪兒來的『男人汁』可以喫?」


  胎胎:「蛤?你是說……噢,我懂了,你是指那個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可是你出差的時候我就沒有『男人汁』可以喫了……」


  多西:「妳可以煮白粥用粥油來代替。」


  胎胎:「粥油?哎唷,你怎麼可以那麼幽默啦?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
  多西:「我不只幽默,還是一等一的『打砲高手』。」


  胎胎:「我瞭我瞭,你那『衝鋒陷陣』的超強能力只有我可以享用,你的全部財產,包括你的人,全都是屬於我的。」


  多西:「妳也是專屬於我的,我不許妳對其他男人拋媚眼,連精神外遇都不准。」


  胎胎:「哼,我偏要,我要跟福爾摩斯共度春宵。」


  多西:「福爾摩斯?呸!我要把他抓來閹掉。」


  胎胎:「我還要偷偷跟會計師約會。」


  多西:「妳不是對那個窄管褲男沒性趣?」


  胎胎:「那是因為我勾引他,可是他不甩我。」


  多西:「當然,褲子穿那麼緊,小雞雞早就擠爆了,他就跟太監一樣。」


  胎胎:「哎唷,你好幽默唷,好好笑,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
  胎胎笑得花枝亂顫、前仰後翻,怎麼也停不下來。鬥嘴鼓真有趣,可以得到精神上的快感,她實在愛極了。


  就這樣,這對驚世夫妻在泳池邊一搭一唱鬥個不停,渾然不覺天色已黑,周遭的人全走光了,連三小也自行回家叫麥當勞外送當晚餐。


  龜公與婊子,天造地設的一對,果然是絕配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吉妮 的頭像
小吉妮

天使與惡魔

小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