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福爾摩斯

 

  難得,是個美夢。


  他翩然來到她的夢中,帶著999朵紅玫瑰和一枚三克拉大鑽戒。


  「胎胎,噢,胎胎,妳是我的星星、我的太陽、我的月亮,妳是我的宇宙、我的生命之泉。請妳嫁給我,沒有妳,我的生命便毫無意義,我的人生,將永遠失去方向!」他單膝下跪向她求婚,眼神中閃爍著誠摯而熱切的渴望。


  水果夫人──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珠雞胎胎,感動得差點尿失禁。


  「福爾摩斯?你真的是福爾摩斯乎?」她詫然,又驚又喜,用娃娃音嬌嗔道:「你真的來找我了,我好開心窩,不枉費我這幾天日以繼夜地追你的影集,連飯都不想做了……」


  「是的,親愛的夫人,我是福爾摩斯。」他牽動嘴角,俊臉上漾著迷人的笑容。「妳向宇宙下的訂單我已經收到了,請快些收下這枚妳朝思暮想的三克拉大鑽戒,與我比翼雙飛直到世界的盡頭吧!」


  胎胎瞬間失了魂,膝蓋發抖兼發軟。「可……可是……我是三小的媽,而且多西阿伯纔是我的真愛……吾幼承庭訓,深知已婚婦女應恪守婦道、不可做那出牆紅杏……」她眼神一黯,內心糾結不已。


  「噓!」他伸出右手食指輕點她的唇,說道:「只是在夢裡,我們只是在夢裡談戀愛!ok?更何況妄想腦補不向來就是妳的專長嗎?妳只要拿出妳的神奇鍵盤,所有不可能的事都可以美夢成真了!」


  福爾摩斯的話讓胎胎瞬間恢復理智,瞇起眼,認真盤算起來。


  沒錯,夢是夢,現實是現實;夢不是現實,現實也不是夢;雖然她常常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,什麼才是夢……


  「我答應你!」她很快做出決定,語氣毅然決然。


  反正,林老木也沒有任何損失,所謂嫩草不喫白不喫,管他喫了變白喫。


  於是胎胎伸出手,準備讓福爾摩斯為她戴上閃亮亮的三克拉大鑽戒。


  陡地,一聲斥喝聲爆響──


  「慢著──」


  天上突然飛來一隻青ㄋ一ㄠˇ,接著一群戴著面具的神秘人物忽地出現。


  她們將胎胎團團圍住,義正詞嚴地說道:「珠雞胎胎,快把欠的債還一還,還有欠我們的冷罷摳、係罷摳、喇罷摳……統統還來……我們討債討了一年多,妳什麼時候才要認錯道歉?」


  胎胎一驚,三白眼睜得宛如銅鈴大,全身細胞立馬進入戰鬥狀態。


  靠北!居然是神……神……神……神秘組織!


  「妳……妳們?妳們是喫了熊心豹子膽,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盤上撒野?」她氣得渾身顫抖,頭頂冒煙,霹靂啪啦破口大罵道:「妳們這群欠滋潤犯x的小白,整天喫飽撐著閒閒沒事做在網路上幹譙我,逼得我從早到晚猛按F5巡田水,按到我的左手中指疼痛腫大,還得貼酸痛貼布消腫。還誣賴我的文章抄襲蟲洞腦補,說什麼唐魯孫和三毛並沒有託夢給我,允許我將他們的文字據為己有,他x的,妳們又不是我,怎麼知道他們沒託夢給我?自己沒經歷過就說不可能,簡直就是一群井底之蛙,沒見過世面的loser!我忍氣吞聲、忍無可忍繼續忍,發噗用密噗,部落格留言設定成強制悄悄話,妳們居然還嘲笑我,還頒個什麼伏低做小雞掰樣的匾額給我,x你x,林北怎麼做都不對,當心我率領我的鐵粉將神秘組織踏平,將妳們狂鞭一千遍一萬遍,統統打入黑牢丟入宇宙黑洞……真是操x媽的祖宗十八代小鸚鵡小雞掰小吉普車……(以下省略十萬八千字)」


  福爾摩斯看到胎胎抓狂的模樣,感到震驚不已。


  他眉頭一皺,發現案情並不單純。


  「這位真的是傳說中從小受淑女教育,氣質高貴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萬人迷水果夫人嗎?還有,她剛才的娃娃音跑哪兒去了,怎麼罵起人來聲音那麼粗?」


  福爾摩斯的腦海裡湧起一堆問號,搞不懂那位召喚他來的美麗貴婦跟眼前這位潑婦是否是同一個人。


  「管他的,我沒時間繼續跟這個精神錯亂的瘋婆子耗了,我還有一大堆案子要辦,她的業障就讓她自個兒去解決吧。」


  於是福爾摩斯帶著花和鑽戒消失在一團迷霧之中。


  就這樣,胎胎的美夢變成噩夢,難得的喫嫩草機會也飛了,真是宇宙無敵的衰小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吉妮 的頭像
小吉妮

天使與惡魔

小吉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